新闻资讯

细说“数字化转型”系列专题——为什么要数字化转型?

为什么都在谈数字化转型?

一、是宏观态势不断演进,促进数字化转型之路。

首先,第四次工业革命潮头初现。第四次工业革命是继蒸汽技术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电力技术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计算机及信息技术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又一次技术革命。第四次工业革命融合数字、物理和生物系统,以人工智能、大数据和物联网为驱动力,超越单纯的技术革命,将对全球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带来深刻变革。

其次,人口红利趋于消失,创新发展成为必然。近年来,我国人出生率逐年降低,老龄化发展迅速,人口红利趋于消失,由此产生的结果是劳动力供给资源的减少和劳动力成本上升。人口红利的消失,倒逼企业向低人工的生产模式转型,更多地使用工业机器人取代人工、使用数据智能和人工智能等技术提高效率。

另外,生态保护迫在眉睫、企业亟需转型。近年来,世界能源消耗剧增,生态环境不断恶化,温室效应日趋严重,生态环境保护成为重要议题。以企业数字化转型赋能生态环境治理,为精准治污、科学治污、依法治污提供支撑,为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新的方法路径。

最后,新技术促进企业数字化转型。一方面,物联网、5G等网络技术的兴起催生了大量数据的沉淀;另一方面,人工智能、数据挖掘等技术急需海量数据作为底座,打造创新应用。技术的演进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进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同时促进更多创新技术的产生。

二、是全球新动态变幻莫测,加速转型进程。

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下企业加速数字化。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各类数字应用迅速融入国人的生产生活中。居家隔离的情形在供给侧催生了线上会议和教育数字平台的巨大发展;健康码、行程码等数字应用成为日常防疫不可缺少的数字化应用;线上消费逐渐成为主要的消费方式;柔性智能生产成为制造业应对不确定的供给需求的最佳武器。

另一方面,中美贸易摩擦持续,推动企业结构调整。不能否认,中美贸易摩擦对我国对外贸易结构和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带来了冲击。与此同时,也激发了我国企业结构改革和数字化转型的决心。

三、是国内政策接踵而至,大力支持数字化转型建设。

一方面,数字经济政策,加速数字化步伐。“十四五”时期,我国数字经济转向深化应用、规范发展、普惠共享的新阶段。数字经济发展速度之快、辐射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正推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深刻变革,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主要经济形态,是以数据资源为关键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为主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融合应用、全要素数字化转型为重要推动力,促进公平与效率更加统一的新经济形态。2021年12月,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发展目标中明确指出“产业数字化转型迈上新台阶”,强调农业数字化转型快速推进,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更加深入,生产性服务业融合发展加速普及,生活性服务业多元化拓展显著加快,产业数字化转型的支撑服务体系基本完备,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推进绿色发展。在“大力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篇章中,着重强调了四个方面,一是加快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二是全面深化重点产业数字化转型,三是推动产业园区和产业集群数字化转型,四是培育转型支撑服务生态。

另一方面,国资委对国有企业加快数字化转型进行专项部署。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的重要指示精神,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等决策部署,促进国有企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增强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现代化水平,现就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有关事项进行部署。

如何深刻解读数字化转型?

数字化转型是顺应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趋势,不断深化应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激发数据要素创新驱动潜能,提升信息时代生存和发展能力,加速业务优化升级和创新转型,提升传统动能,培育发展新动能,创造、传递并获取新价值,实现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的过程

(1)本质内涵是信息技术引发的系统性变革。数字化转型的核心要义是要将适应物质经济、规模经济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转变为适应数字经济、范围经济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企业应加快构建适应数字经济时代发展要求的新型生产体系。

(2)根本任务是价值体系的重构。企业已从技术导向、业务导向进入以价值导向的数字化转型关键期。数字化转型从生产运营提升、产品服务创新、商业模式转变三大方面重构企业价值体系。

(3)核心路径是新型能力的建设。通过新型能力建设能够充分发挥信息技术赋能作用,打破工业技术专业壁垒,支持业务按需调用能力以快速响应市场需求变化,形成轻量化、协同化、社会化的业务服务新模式,动态响应用户个性化需求,获取多样化发展效率,开辟新的价值增长空间。

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必要性?

2021年2月,国务院国资委正式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通知》,强调国有企业需充分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主动把握和引领新一代信息技术变革趋势,引领和带动我国经济在这轮转型变革中占据国际竞争制高点。

(1) 国企数字化转型是责任使然。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大意义已成为共识,但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是巨大且不确定的,企业需要有成功的数字化转型案例作业榜样和借鉴,指导自身转型之路的规划。在此背景下,国企理应作出表率,打造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标杆。

(2) 国企数字化转型的需求强烈。数字化转型在提高企业协调效率、促进资源共享、提升全局掌控力等方面有显著作用,而这些问题,恰好是大型国企急需解决的问题。因此,相比于中小型企业,大型国企对数字化转型有更强烈的需求。

(3) 国企数字化转型的基础坚实。近年来,在国家的鼓励和号召下,国企不断尝试信息化建设和应用,积极打造数据中心和数据机房,以信息化促进生产和提高管理效率,为数字化转型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4) 国企数字化转型有明显优势。国企具有持续经营的能力,能够在长期的应用过程中持续积累数据、完善数字化建设,从而更能够展现出数字化转型的作用和价值。


Copyright © 2020 深圳市润鹏华通创新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安备 44030702003192号     粤ICP备  20069293号

关闭
0755-86111843 工作日:9:00-18:00
评测业务在线申请